当前位置: 金沙澳门手机版网址 > 关于情感 > 正文

更易成为无乡之徒,乡愁的偏离献给

时间:2019-10-15 10:35来源:关于情感
乡愁的距离献给:离乡的人离开了乘上动车的那一刻已经无法挽回留下所有的乡愁乡风,乡景,乡情还有那些难以割舍的缠绵满情的欢场醉笑母亲的那抹深情愁肠早些归来的回响祝福、

乡愁的距离献给:离乡的人离开了乘上动车的那一刻已经无法挽回留下所有的乡愁乡风,乡景,乡情还有那些难以割舍的缠绵满情的欢场醉笑母亲的那抹深情愁肠早些归来的回响祝福、等待的两眼汪汪一齐打进心囊随行离去选择离你抛家舍乡的离开有着太多的不得已有谁不想一辈子守在家的门口守住那乡土醇香的清度又有谁想要离家的惆怅他乡的相思在日月轮转中心望天各一方的孤独长老自己然而一种人生的责任一度成长的需要一个奉献的使命烙刻成信守的诺言催生我一次次的远离好在风光里带着乡味好在梦里有你的身影在陌路孤行中还有温暖的慰籍扳指数数用心尺丈量我和家乡离乡愁有多远动车的距离还是飞机的距离还是汽车的距离谁最近我会选择最短把耕耘出来的心田美好早早带回

    愿每个人都有故乡可以深情眷恋,每个人都有乡愁可以杯盏轻叹,不用花钱,只须月下,一起吟诗歌唱吧!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抽了一支陌生人给的兰州之后,此刻的我仿佛看见十年前的自己,哦不,十年前的自己已经离开故乡,是看见十五年前的自己,那时没有故乡,成长的烦恼有很多,邻居家的姑娘最近不理我,家里又买了几只羊一头猪,这草得我出去割,作业没写完得编什么样的借口搪塞,年轻老师的教棍抽上真特么疼,一年又一年的春夏秋冬,一天又一天的往事匆匆,不知不觉中成了一名无乡之徒,走在自己曾经走过的路上,已不见当年少年踪影,往事重重。

    耳畔忽然想起了那首如梦似幻的音乐,“我的老家,就住在这屯儿,我是…………”。

    店口镇距离陕北有多远?我不知道,我晓得坐火车需要二十七个小时,坐高铁动车合计十个小时,飞机也许三四个小时吧,总之,很远,也许以后会越来越远。

    当我写下这些傻逼文字时,我又意识到自己已经指挥不了这颗空荡荡的大脑,控制不住这双长满老茧的毛手了,本来一篇抒发乡情的散文或者描述无乡之人的论文就这样被活生生的切断了血脉,变成了紫禁城之外的青楼太监。当然这也是无乡之徒的症状之一,就是正儿八经的文章其实几十个字都写不出,搜肠刮肚都编不出来,唠叨扯淡的字句却噼里啪啦的输出,每次都得活生生的憋回去一部分,不然锤子便签真不够用。所谓无能之人必然有无能之力。

    一个人有个故乡总是好的,衣锦还乡或者落魄归故,心里边大抵都有些许活着的渴望,如同风筝一般,那根又细又长的乡情将自己与阔别多年的故乡系在一起,是仰仗,也是天生的希望。

    于我而言,乡愁这种浓郁的思绪现在愈加强烈,但对故乡的印象却越来越模糊淡化,演变到最后,成了无乡之徒。

无乡之徒

    无乡之徒其实还有一些症状,比如,他们其实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愚昧并且无法从智力上做出改变提升,他们固化了自己的阶级属性并且不会进行革命运动来重构阶层,维系着他们的稻草是一个月几千块的工资,几百块的保险,一段摇摇欲坠却谁都不愿意松手的关系,懂得感恩而选择忽略自己的劳动价值,还有一大堆我编不出来的现象,但这都是个体所本应体现的生存方式和行为,别跟我扯什么国民素质,民族心性,你特么读了几本学术专著,研究了多久社会自然,这种话只许我来瞎扯。

    或许,见识短浅读书少的人都会陷入一种难以想象的困境,那就是愚昧的矫情,而且,更易成为无乡之徒,在精神世界里亡命天涯。我在积极主动地投入这个罗网之后,生活的一切开始变的消沉,会对一切无须思考的行为上瘾,刷热门微博,看乱七八糟的公众号,微信上与陌生女人聊天,做俯卧撑和举10磅的粉色哑铃,洗内裤袜子,蹭网络上的社会热点,但解决不了任何本质上的庸常生活,有人说,多读几本书,有人讲,多看几部电影,多听几首民谣,有人建议得找个女性同志一起建设社会主义,而我却只听从了上帝的建议:帅啊,要想让你的理想世界高潮,你得学会跟现实生活做爱啊!要是搁平日里,哥我二话不说就会冲上去把上帝的遮羞布给撕掉,让你这个老神棍儿瞎扯犊子,可是,如今我已参透生活的真谛,上帝不愧是上帝,真是天上的玉皇大帝!我们一起与生活摩擦摩擦吧!

    互联网最肮脏的地方就在于将我们这些人的阶级划分到了屌丝阶层,本来我们属于无产阶级劳动人民,是要革命的,推翻资本主义大山的,解放全人类的,结果呢,丫就一屌丝,一句话打的自个儿默默地含着眼泪搬砖。在信息文明的当代,屌丝阶层本质上属于无乡之徒,他们构成了社会人口结构的大部分,话语权和公共权力却无足轻重。当资产阶级享受着权力金钱带来的爱欲高潮时,屌丝阶层却只能在互联网的角落里沉溺于自慰的套弄,时而享受着双手带来的伪潮,时而遭受着资产阶级的剥削。

    在离开故乡的那一刻,一个人就必须与自己的过往作生死离别,要么长生,要么客死。无乡之徒,只能不停歇的流窜于异邦,恰似流亡,只有在死亡的那一瞬间,获得特赦,哭着笑着奔回到已经消失的故乡,开始又一次轮回的乌托邦,乌有之乡。

    在人类社会学中对无乡之徒的定义是这样的:这类人的童年时期是在某个地方长期固定的生活,而在成长为少年的某一时刻,突然由于种种原因而离开原居地,开始不固定的类似游牧方式的生活。他们的乡愁悬浮于脑海之中,但故乡却早已消逝,成为在精神上无所寄居的游客,这就是无乡之徒。

编辑:关于情感 本文来源:更易成为无乡之徒,乡愁的偏离献给

关键词: